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ucy

~~Hey,2012,继续做个快乐人儿~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天生温柔、直率、活泼开朗的“失魂鱼”哟! 虽然有点挑剔,但还容易相处! 偶尔任性,却不会完全不讲理!

网易考拉推荐

句号的封口  

2010-05-03 15:51:15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   她们说,一切都是因为有可能。

      他们说,有可能都是因为一切。

      不知不觉,在2010年的时光倒后镜框里,已经狠狠地把我抛离至5月份的轨道。

      春光正在乍泄中悄然溜走,3月,4月,5月……那只在慢慢变老的铃铛,掰着手指倒数,腹中百般无奈。一切都在变。也许,她企图在春风残存之际,努力抓住那些曾经拥有的珍贵,某些以后不能再疯狂的掉牙破事儿,那群以后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很少机会碰面的可爱人儿们……我又不自觉地发出了条件式的感慨和唏嘘。

      元宵不期而至,彗星的尾巴无情地扫至残酷的某月底。多次家庭会议后,经不起执拗的抗拒,他们还是给出了“免死金牌”,尽管,这道“免死金牌”还是加上了时间的枷锁。

      【To March】,草长莺飞,红花湖的未名红花又开了,校园里颇有性格的木棉,却在凋谢中匆匆离场。

       某日,和小静两个人打扮一番,终究有点“人样”,意气风发地奔赴“战场”,殊知,在公车抵达站牌之际,方记起应有关键主角—“高跟”的存在,天,亡羊补牢,以闪电速度“抓”来一双,幸好不至于尴尬收场。虽说出师无名,却也算是“战胜凯旋”。后话,分享当中的雷人曲折经过,她们抱以“晕,不过,像你的风格!”嗤之以鼻,刻意制造不老道的成熟以反衬本人的“大头虾”,“没心没肺”得够可爱。

       职场,这个陌生的名词开始在脑海中打滚,似乎还找不到与其磨合的佳句。259200秒,利益的驱使下,人的本质显露无疑,赤裸裸的狰狞,又一次见证的印证。感谢我身边都是一些可爱的人儿们,以至于被保护得很好。对于某些虚情假意(小注:非纯个人观点噢)之象,着实令人内心煎熬,so,I'm sorry,迷茫离场。或许涉世未深,但综合三方观点,我们不能因此而忘却自身的原则,最起码,whatever,我们问心无愧。魔鬼+地狱式的“高跟”训练,本人的双脚在“高跟酷刑”下终于有所适从,可算没辜负小静的陪伴。敬佩拉拉的执着,但我更喜欢窦依房所说,不管在怎样的环境下,都不能忘记自己最原来的样子。还是喜欢布鞋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 转身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   时间永远不允许太多迟疑的思考。持着早已买好的半价票,拖着大抽小抽的“砖块”,几经波折再加上几位不知名俊男的仗义出手,我终可安全坐到座位上,和对面的EMI姐相视而笑时,长长地舒一口气。有人问,何必呢?那么重。不忍心它们最终论落至称斤的地步,更重要的,又或者是稍显言辞的诠释,“铁证如山的铁证”,哪怕,它们只在上课和复习时被打开和翻阅,圈点着四年的回忆终究才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 列车缓缓启动,百无聊赖中,只得寄情于窗外的无限风景。旁边人士准备得可算精心十足,连小说都带上了,以至于听到有无座旅客正边席地而坐,边观《三枪》。平稳舒适的环境造就了人多口杂的可能,尽管是在3月那个闲暇时节。忙着哄女儿睡觉的中年两夫妇、回家探亲的“有缘人”、更多的,是和我们命运牵扯的“书生”。间歇,不时有列车员卖力推销各类商品,不得不惊叹市场经济的无缝不侵,先是牙刷牙膏,再是验钞辨伪器,后是……旁边人士早已熟稔于心,一语道破。苦笑。还是回程时来的轻松,没有了“砖块”们的束缚,两个人充分挥霍首发站的优势,很不安分的,寻觅空车厢,从一个到另一个,玩味十足,享受穿梭的乐趣,同样的风景,,不同的人群;单纯的欢乐,复杂的心情。果不其然,人生的旅途就如火车的往返。

       舒适的家中,抱起那两本两尺厚的“块头”,“认真”少有的用功。结果,第二天,题型都没看完便也了无牵挂地走进了考场……心想, 这应该是我有生以来最无负担的一次考试吧。不为别的,仅为了某借口很烂很烂的无意。以至于,查询日期还得同学提点。对于这个本来就不重要的结果,纵使奇迹没有降临,皆因只复习yitian的人,也许已可划上幸运儿标签。

     【Of April】,继续往返,奔波…bank,enterprise,hospital…

      她们,他们,劝诫,适当即可。开心,感动,哭泣。对于非我所想,始终难以迈步。

      冗长的校道,身边人行匆匆,我却刻意放慢脚步。暮然回首,时不时,和EMI姐唏嘘,自然而然,对着芳芳深有感触:“我们已经走到了这段路的尽头了,就差那个句号还没有完全封口而已。”“可能吧”。时不时,对着燕子诉说,拉着fen姐姐坦言。

     身旁,一阵熟悉又陌生的花香扑鼻而来, 淡淡的残存。这个春天有点长,这个春天有点冷,这个春天还有点烦躁,迷。茫。疲。乏。

      墙角。夏之将至。

      有人说,要好好享受每天早上8—9点的阳光。此刻,黎明前窗外清脆的鸟鸣声,划破漆黑,直切心灵。对我来说,异曲同工。

      她们和他们,包括很多人。知道吗?我都记得的。

 

       ps:至于这篇东东,仅想记录那些弥留,为凭吊曾经的时过境迁徒添真实的可能。原来,这段路我也走过。至于题目,提笔之初,没想到用什么作题,写完,还是没答案。人生没答案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